四十四_准夫妻性事(鲜文)
笔趣阁 > 准夫妻性事(鲜文) > 四十四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四十四

  一个人吃了晚饭,又多等了半个小时,我来到这家曾是国宾馆的酒店。找到强哥告诉我的那号别墅,凝神在门口听了听,确定没声音后掏出钥匙开了大门,穿过小花园,才到别墅门口换房卡进了屋。

  房间显然已经清理过,一丝不苟的床铺,看不出一点昨夜激情的痕迹。我走进浴室,看到熟悉的一个个化妆品小瓶子在洗手池边排得整整齐齐,脑海中不由浮现昨夜静对着眼前这张镜子审视自己的模样,当镜里出现身后另一个男人的时候,会不会有些不习惯…

  透明玻璃的淋浴房外加按摩浴缸,是静的最爱,只是每次碰到这样的设计,静都要赶我出浴室,才肯自己哼着歌在里面洗个半天。昨晚的她,是不是也赶了他出去,还是由他看了个饱?

  我走回卧室,缓缓坐在床上,感受到床垫有支撑的柔软。昨夜我的未婚妻,就被推倒在这片带了弹x的柔软上,不知以什么样的心情,承受了那个男人几个小时的玩弄与冲击。我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,将脸贴在枕头上努力呼吸,试图闻到哪怕一丝静亲切的气味。纯棉的布料摩擦着我的脸颊,我感受着她昨晚感受到的触觉,忽然好想要,要女人,要静…但这个房间却是空荡荡的。

  我心里也是空荡荡的。如果没有这一切,星期六的这个时候,可能我正在电脑前上看小说,静一定就坐在我身后不远的沙发上,剥着橘子,等待她爱看的电视剧或是综艺节目开始,等急了,也许会过来搂着我的脖子,骚扰我一下…

  我摇摇头,平淡的感觉只有在不平淡的时候回头望去,才会品味出幸福。我还年轻,我需要活着充满新鲜体验的人生。哪怕像半熟的柿子甜蜜后带了苦涩,我也愿意尝试。

  忍不住掏出手机,手指停在快捷键边犹豫了半天,想到昨晚没让她联系上,今天还是应该回个电让她安下心,才拨通了电话。

  铃响了好几声,耳边才传来静的声音,“喂?。”

  “我呀,昨晚我睡得早,手机关了没收到你的短信。。”我故作轻松地道。

  “哦。”,静不同寻常地没有追问和抱怨。

  “你们在干嘛呢?。”

  “吃饭呢。。”显然有强哥在面前,静有几分拘谨。

  “昨晚过得怎么样?他没欺负你吧?。”我调笑地问道。

  “…。”静无语片刻,“回来再跟你说。”,语气里有几分狼狈。

  “好好。”,我挂了电话,笑容渐渐平静。

  …

  九点,老地方。

  老地方,当然就是从前我们三人来过的那个黑灯舞厅。我找了个靠边的角落坐了,叫了瓶啤酒,躲在y影中默默等待。

  大把的时间,连发呆都不足以打发,只好用思考来麻醉。一直都在试图理解自己,是不是也该仔细想想静的感受。在这场游戏中,她失去了什么,又得到了什么?

  贞洁?…呃…那玩意儿,你越当它回事儿,它就越是回事儿。你要不在乎,它就有点儿玄。对于我来说,其实我从未想过一定要找个处女做老婆,但静偏偏就把处女留给了我。可当我有了给未来妻子破处的经历,又觉得这样挺宝贵,挺值得珍惜的。

  大概是那种“拥有。”和“失去。”贞洁的感觉吧?

  你说老婆下身的r被别的男人的另一块r蹭了,说不定还隔着一层r胶,这是件多么不值得大惊小怪的事儿。可是偏偏大部分男人都要目眦尽裂,如丧考妣。像我这样的人呢?也许我不会愤怒,甚至还觉得很刺激,但不生气并不代表不在乎,相反,我之所以觉得刺激,就是因为我在乎。一个男人睡的要是别的女人让我看到了,我就像看a片一样刺激。他睡的是我老婆,我才真的刺激到心里胃里r里脑子里。

  那么对于静来说,当她感觉自己“失。”了“身。”给外人的时候,是不是越为自己被“玷污。”悲哀,就越有女x习惯作为受虐者的j神快感呢?

  还有小锋…在我的怂恿调教潜移默化下,静挥霍了为我保留的贞c,体验了近乎luanlun的禁忌快感…

  另外,在我前释放出自己最放荡的一面,看到未婚夫锥心刻骨的痛与快乐,是否也让她充满了坏女人的x感和自信?

  我毫不怀疑,如果我叫停,静会随时终止和这两个男x的游戏。但这不表示她没有在享受,甚至也许,隐藏在内心最小的隙缝里,连自己都无法承认的,隐隐对冒险和继续发掘感官刺激的好奇与渴望。r体放荡了,心灵也没法完全免疫吧?

  想到这儿,眼角不由自主地瞟到刚进来的两个人。

  白色紧身超短的连衣裙,弹x的面料将曼妙起伏的女x曲线毫不吝啬地勾勒和突出,x部耸挺得并不夸张,却微微晃动得令人意乱情迷。惊艳的片刻后,我才认出那是我的静。虽然并不是特别低x的设计,这身紧裹的衣着还是x感得要命。头发扎起梳了个髻,连带不算浓的妆,让静显得撩人而又大方,仿佛高不可攀,又像近在眼前。

  我拉下b球帽沿,身体往黑暗里缩了缩。

  两人在靠近舞池的座位坐下,强哥点了饮料,不时说笑。静双腿jiao叉紧并,显然坐下以后本来就短的连衣裙更往上缩,从我的角度看去,由于被扶手挡住,只瞧见两条白生生的腿儿,不见裙子下沿。

  隔着些距离,换了套衣服,静仿佛比平日多了些陌生感,而这陌生感让我觉得她今晚尤为动人。连她轻巧捧着手里酒杯的样子,略带矜持的一颦一笑,都让我心里痒痒的。忽然想起来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和她做爱,而她累积的需要昨夜都被那个男人填充了,满得没有一丝缝隙…偏偏…这却让我觉得那么刺激…

  喝了大半杯的光景,见强哥俯身凑近静说了些什么,静笑笑,神色不太自然地左右瞧着。强哥挪了挪椅子,让自己坐得更朝静的正面,我正疑惑间,见静将一条雪白的大腿放了下来,接着一手似是按住腿间衣物,一边却将双腿缓缓张开。从我的位置,看不见她腿间春光,但看强哥的视线,分明探入了那两条分开的美腿间。她会不会又没穿内裤呢…

  强哥似是仍不满足,从口袋里掏出个手机…像是静的…递给她,又说了些什么,静接过来又犹犹豫豫地瞧了瞧身边,接着一只手便慢慢消失在扶手后,不多时,从那个位置传来一道光亮。强哥的眼神瞬间为之吸引,死死盯着那里,口中喃喃地说着什么。静似是不堪那目光的炽热,扭头至一边,身子软软地缩在座位里。那道光亮只延续了片刻,强哥又说了句什么,这次静却摇了摇头,一条藕臂重又抬上扶手,紧紧攥住了手里的东西,接着坐直了身子。

  我猜到七八分,却终于忍不住发了个短信给她,“在玩什么呢?。”静手里的东西果然亮起,隔着有些远,隐约似乎还听到了两声嘟嘟声。只见静看了片刻,双手捧着手机按动了一阵子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do883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do883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